【小小说】梦碎残阳
2013-04-28 10:19:59 来源:铁力市人民医院 浏览:21次

这是一幅油画。画面上,一面残破的日之丸膏药旗,在火堆旁冒着黑烟;几名身着和服的日本妇女和一些幼童的尸体,横七竖八地倒在山坡上;远处,东一堆、西一堆的死尸,姿态各异,残烟缭绕;再远处,夕阳正在收起它最后的余温,冷冷地睥睨着这人世间血腥残酷的一幕……

油画的题目是《梦碎残阳》,署名郑衣平。它和作者的许多作品一起,挂在省美院巨大的展厅中。

画面展示的,是作者心中的记忆,也是一段沉重的历史。

那是1945年8月中旬的一天下午。伊藤亚美正在屋里哄着儿子睡觉,中队长高桥勇野铁青着脸,推门闯了进来:“快!天皇已经下令终战!快收拾收拾回国!”

伊藤亚美一下子呆住了。终战?回国?日本真地是战败了?真地是战败了!啊,这真是太可怕了!收拾,收拾什么?伊藤亚美在屋里转了一圈又一圈,不知道自己在干什么,也不知道自己该干什么。直到听见大街上人喊狗叫乱做一团,这才匆匆将孩子的衣服包成两个包裹,将家里仅有的几张纸币卷成一卷掖进包里,将包裹背了起来,领着六岁的孩子冲出家门,随着人流出村向西南奔去。在前面领头的是中队长高桥勇野。高桥是个退役中佐,遇事很有主见。这两年,中队里的男子大都先后上了前线,只剩了这些妇女儿童,碰上这等塌天大事,当然只能靠高桥拿主意。

人群出村不远,就遇上了从六中队逃出来的人们。六中队和五中队均为以开拓团编制命名的村落,相距仅两公里,住的都是来自日本岩手的武装移民,平时也有来往。如今,在逃难的路上相遇,真好像是遇到了亲人,人们充满恐惧和慌乱的心里,增加了些许温暖和依靠。

可是,走了没多远,高桥就和六中队中队长山本吵了起来。山本幸男也是退役中佐,一个狂热的军国主义分子。这家伙竟然不同意将这些被当局哄骗来中国的开拓团民带回国去,却要强迫这些人集体自杀。高桥不同意这样做。他说:“天皇为什么宣布终战?就是为了避免将战火引上日本本土,造成更大的伤亡和破坏。我们应该体会天皇保全民众生命的圣意,把这些战争的幸存者带回国去,而不是让他们死在这里。”

“带回国去?带回国去又有什么用?大和民族的优秀分子都已经战死了,带这些老弱妇孺回国,除了给天皇增加麻烦,没有一点好处。这是犯罪的行为!”

“山本君!你怎么能这样说!你简直是疯了。你愿意玉碎可以剖腹,但这些居民必须跟我走。我要把他们带回日本去。”高桥说完,回头大声招呼人们,“大家抓紧时间,我们必须尽快赶到大连。到了那,我们才能坐上轮船,回到日本去。”

山本气得眼睛都红了。他突然拔出手枪,对准高桥连开两枪。高桥踉跄两下,倒在了路边。他手指着山本,恨恨地说:“日本,就是叫你们这些浑蛋给弄完了……”

山本顾不得去听高桥临终的话。他挥舞着手枪,指着路边的一个小山坡,命令几个拿着枪的男性开拓团民,“快,快把人们弄到山上去,我们就在那里玉碎,报答天皇!”

于是,就在那个小山坡上,上演了极其悲惨的一幕。这些妇女和儿童,从包袱里拿出最好的衣服穿上,向着东南方向扣拜一番后,或七八个或十来个紧靠着围成圆圈儿坐好,由一个男人将两颗手榴弹拉燃导火索扔进圈内。凄惨的哭声中,随着剧烈的爆炸声一阵阵响起,空气中充满了火药味和血腥味。而没有被炸死的,就由那些男性为他们补枪。有大约三分之一的人不愿被炸死,她们哭着请求那些男人们代劳,于是就由那些男人们开枪将他们打死。

当夕阳贴近西山顶的时候,随着山本和几名男性开拓团员停止呼吸,这场以自杀名义进行的屠戮,才最终结束。

然而,这些人并没有全部死去。伊藤亚美,那个年轻的妇女,当手榴弹炸响的一刹那,她本能地搂紧孩子转过了身子。身受重伤的她将被震昏的孩子压在了身下。

听说日本人跑了,中国村落的百姓跑来捡洋落(读làο),听到了孩子的哭声和大人的呻吟。于是,他们母子得救了。

伊藤亚美嫁给了那个救她的中国人。他叫郑志成。

上世纪八十年代,许多嫁给中国人的日本妇女回了日本,郑志成也劝她回去,说你回去看看,愿意回来还可以再回来,可她却说什么也不肯走。她说她在日本已经没有什么亲人了,这辈子都不想再回去了。她把自己的名字改成了衣亚美,一个中国名。厌烦老伴一遍一遍地唠叨,她干脆加入了中国籍。

她那个被震昏并一起获救的孩子,后来取名郑衣平,六十年代毕业于国内一所著名的美术学院,成为蜚声世界画坛的著名画家。画出自己曾经经历的、又无数次由母亲亲口讲述的那个血腥的傍晚,一直是他最大的心愿。

于是,就有了这幅震动国内画坛的力作——《梦碎残阳》。

开展的第一天,郑衣平搀扶着满头白发的母亲,在这幅画作前默默地站了好一会儿。 

Tel:0458-2284898 Mail:tlsyiyuan@163.com Addres:黑龙江省铁力市中心路56号
Copyright 2012 by 铁力市人民医院.中国.