家有“七仙女”
2013-10-16 15:55:54 来源:铁力市人民医院 浏览:6次

既然要说的是我家的七仙女,那么肯定不同于神话故事中为王母娘娘织云造锦的那七个仙女了。我说的七仙女其实有点滥竽充数的味道,严格来说,是我们姐妹六个外加一个弟弟。虽有点名不符实,却也有一番典故。

按妈的说法,在她们生活的那个年代,如果哪家没有儿子就会被冠上“绝户”的罪名,这绝对是奇耻大辱,是无论如何不能被容忍的。所以尽管爸妈生下在三姐的时候,国家就开始严抓计划生育了,但必须要个儿子的想法压倒了一切,他们相信夫妻一条心,儿子肯定能成真。于是他们顶住了来自方方面面的压力,甚至不惜被当做反面典型被拿到大会小会上去说。妈说,那时候在哪个村子里实再逼得紧了就连夜搬家。在折腾了几次后,四姐又出生了,当然同时带给父母的还有极大的失望。这时,村里不乏一些好事者和所谓有经验的人向妈预言:老五肯定是个儿子,因为四个姑娘凑够一张桌了嘛(农村用的四角小炕桌)。于是乎,妈满怀信心地怀胎十月后,又充满绝望地生下了我。我的降生不但让爸妈绝望,更带来了村里好事者们可怕的预言:淑珍(妈的名字),你要有心理准备了,看来你得连生七个女儿了,因为七仙女嘛!所以六妹是在完全没抱任何希望的前提下降生的。已经勇敢地生了六个,到了第七次怀孕的时候,妈突然胆怯了,不想再要这个孩子了,于是她找村子里的老中医吃活血药,打胎未果,她又到冰冷的河水里去泡。据妈说,当时大人都冻得不行了,令人惊奇的是孩子居然没咋地。折腾了一溜十三遭孩子居然安然无恙,妈也就认命了,更相信了“七仙女”的说法。

七弟的降生对我的家庭来说,无异于天大的惊喜,所以时至今日我仍然依稀记得当时的事情。弟弟是小年那天出生的,因为准备过年,妈白天又是撒年糕,又是蒸豆包,忙碌了一整天。傍晚时分开始了阵痛。因为有了前面连生六个的经验,再加上妈自己就是当年的“赤脚医生”,(按我的想法是妈认定了老七还是个丫头片子),所以连接生婆都没找,妈就自己给自己接了生。随着婴儿的呱呱坠地,睡在北炕的我们姐六个齐刷刷地探出小脑袋一个劲儿地问“生个啥?生个啥?”我们急,但是妈不急,听到了孩子的哭声她也没动,是没力气动,也没心情动。还是爸耐不住了,端着油灯去看孩子。“是小子”,爸的声音异常的高亢,妈还是没动。“不信你看,还有小鸡儿呢!”我们姐几个已经欢呼了起来:有小弟弟喽,有小弟弟喽!妈半信半疑地接过油灯,对着那象征男性的标志仔细地照了又照,这才忙不迭地把孩子包起来。妈说,当时天寒地冻的,孩子被晾得时间长了,嘴唇都冻得发青了。而爸已顾不上天黑路滑,兀自去村里报喜去了。

弟弟的出生虽然打破了“七仙女”的说法,但我们姐弟七个却也是不争的事实。如今连最小的老七也已到了不惑之年,大姐更是晋级升职,做了姥姥。二姐虽是唯一一个还在农村生活的,但也只有她养育了一儿一女,且一双儿女都很出色。三姐是家里第一个通过考学离开农村的,现在已然是我市教育界小有名气的“一代名师”,四姐虽有点坎坷,现在生活也算稳定,在一家大商场做楼层经理,管理着两层楼的各大卖场,至于我嘛,虽然时不时地会有抱怨,但在亲戚朋友眼里那都是矫情,说我绝对是个幸福的小女子,也绝对是个身在福中不知福型的。老六也是个教师,我总觉得她有点二,可她自己却感觉极其良好,扬言只要有得吃有得玩的日子就开心极了。唯独老七过得不尽如人意。当年贪玩,没能通过考学为自己挣得个前程,现在还在为生活奔波。不过没关系,会好的,一切都会好的。要知道,我们可是传说中的“七仙女”哎,仙女哪有不幸福的道理呢!

Tel:0458-2284898 Mail:tlsyiyuan@163.com Addres:黑龙江省铁力市中心路56号
Copyright 2012 by 铁力市人民医院.中国.